走进崇礼
崇礼概况
历史沿革
行政区划
地理环境
自然资源
经济发展
地方特产
崇礼文化
文化传承
历史名人
故事传说
新旧崇礼
视觉崇礼
图说崇礼
视频崇礼
精彩生活
文学
艺术
世界看崇礼
媒体报道
专家解读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水果老虎机游戏 > 美丽崇礼 > 崇礼文化 > 文学

中国崇礼:激情生命的天堂

时间:2016-11-22 14:40:00 作者:梅洁 浏览次数:0

1
我曾在蒙古高原南端的张家口工作、生活了数十年,数十年的日子里,我感受着高原的阳光和风。高原的天空很蓝,云很轻,太阳很白很亮,光芒如钻石一般;风,四季从高原刮过。高原的夏季很短,又几乎没有秋季,仿佛夏季刚过,天就冷了下来,而冬天漫长而深远,冬天的风总是带着尖啸,汹涌地穿越街市;春天的风裹着高原的尘沙,铺天盖地地刮来,有掩埋一切的桀骜,土地普遍裸露着,因为直到五月才能开始播种;夏天是高原最好的日子,草和花儿、庄稼都在疯长,田野里能听到拔节的声音。
有风无风的日子,我都喜欢在高原的街市上行走,我曾数次迷失在高原城市的老巷深处,数百条网状的老巷迷宫一般缠绕。我在街市上行走的时候,总有一种感觉:我感觉这座城市是我们这个世界遗落在高原的一块璞玉。如果你有心,轻轻弹去它的尘封,你会发现它是怎样从历史的深处走来!
    就是在这样走来走去的日子里,我发现并读懂了这座城市的非凡,尤其令我惊骇的是历史曾从这座城市出发,经过城北崇礼的千沟万壑,最终在在塞北、在辽阔的蒙古高原碾出了一条数千里长的国际商道,十二年前,我曾在《商道》一文中即称它为“北方丝调之路”。在377年的漫长云烟中,这条路挣扎着,穿越草原、大漠、戈壁,一直延伸,延伸到历史的深处,延伸到文明的亮处……
张家口的国际商贸活动应追溯到明初。如果从明洪武年间开始移民山西人到张家口计起,张家口、崇礼这块原为匈奴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来了去了的马踏之地便成为了汉人与北方多民族的融合地,这段历史长达600余年。
如果从1551年(明嘉靖三十年)明廷批准在今张家口大境门外正沟、西沟(今日之崇礼)与成吉思汗败北的子孙后裔们开办“以布帛易马”的边界“贡市”(后称“马市”),到1929年中苏断交、商贸停止,一条从张家口至库伦(今蒙古首都乌兰巴托)、一直延伸到恰克图(今蒙俄边界上的一个城市)的长达4300多华里的中俄贸易商道,整整运行了377年!
被著名学者余秋雨先生称为“中国金融的乡下祖父”的山西平遥、太谷、祁县的晋商们,他们的发迹无不始于北方这条古老遥远的商道,而他们创造的银行前身“票号”,又无不与塞北这座城市张家口“血肉相连”。
当年,在塞外创下伟业的,除显赫的“山西晋商”外,张家口的蔚县、阳原、宣化、怀安、怀来、万全、张北等地的人们,几乎全部卷入了这条商道。
那时,崇礼没有自己的名字和专属建制,它属张北下属的一个小区。但这块数千年来为鲜卑、突厥、契丹、女真、蒙古、汉人厮杀栖居的寒凉山地,一方面承受着残酷的战争苦难,同时也经受着密集的商业文明和多元文化影响。由此,我相信他们的血脉里流淌着不循同于其它地域的生命精粹。
就在我搜寻晋商发迹历史的年月里,我曾看到过崇礼——那些挑着扁担、推着木轮车(勒勒车、老官车)的崇礼人,同走西口的山西人一起,从西沟和平门出发,走上了那条流沙滚滚、荒草萋萋的漫长商道。他们翻越汉淖坝到张北、商都、化德、温都尔庙、赛汗塔拉、二连浩特、库伦、最后到达恰克图。溯漠大荒,戈壁流沙,旅途漫漫。夏日酷暑,头顶烈日,足履灼沙,数日不见水源,如煎如炙;冬季,大漠高原,朔风呼啸,寒冷刺骨;春秋两季,时有风沙骤起,天地冥黄,填路埋人;间或遇“骑匪”出没,杀人掠货,死于天灾人祸的,时有所闻。实乃是黄沙埋白骨,风雪裹冻灵。
在通往大库伦、恰克图四千里长路上,成百上千的老官车,远远望去煞如一辆辆“草原列车”。每年,平均都有两万辆牛车从张家口、崇礼出发,在张库商道上通过。他们和成千上万的骆驼队一样,过着“夜行昼伏”、晨昏颠倒的生活。深夜,木轮车上拴的红布灯笼昏黄而蒙胧,叮叮当当的牛铃声,使草原、戈壁显得更加空寂而辽远。
今天祁县的乔家大院已成为山西旅游一景。有关史料说,乔家到清咸丰年间已家资万贯,他的商号已遍布中国。我没有考察乔家的发家究竟有多少招法,但我可以肯定他的万贯资财一开始就没有离开张家口、崇礼这块土地,没离开这条商道。我只举一个例子,那就是乔家对口碱的垄断----
口碱是指张家口出产的碱,代表国碱,后来才有了进口的“洋碱”。碱业和盐业一样,在很长的历史年代里都曾经是国家的特殊行业,属官控行业。乔氏在道光年间迁居张家口,开设了“金城”、“元隆”两大碱店,一开始这两大碱店就属民办官商性质,得天独厚。崇礼北边的草原上,遍布着万泓碱淖,乔家的碱商常年派专人在碱淖直接收购碱坯,长期雇用崇礼农民用木轮牛车拉回张家口,制成块碱后,一面印上“官碱”字样,一面印上“金城”、“元隆”商号名称,此碱销往中外,畅通无阻。
乔家碱店、票号在1929年关闭前的一百年间,从张家口拉走了多少碱,这是个天文数字。但我们从崇礼农民为乔家商号拉碱这一历史事像中,不难发见乔家的财富与崇礼的关系。崇礼人原为一家一户一辆牛车拉碱,后发展到许多独家独户拥有几十辆、上百辆牛车、甚至上千辆牛车组成的拉碱运输队,在碱坯进入张家口的高潮年份,每年有三万辆牛车进入草原拉碱坯,每车以拉400斤计,就是1200万斤,可出口纯碱960万斤。一年是这个数,一百年呢?二百年呢?漫长的377年呢?这里还不说乔家在张家口开设的茶庄、药铺、糕店、百货店,等等。
今天,乔家的后裔们分布在中国和世界的多个地方,我想,在他们回眸的目光里,应该能看到他们的先祖曾经落脚的地方――张家口!应该能体悟到崇礼人在漫长岁月里洒落在冰冷高原碱淖里的滴滴辛泪和汗水……
 
                                2
我非常赞同崇礼文化人朱阅平对崇礼文化的定位:坚韧无惧、率直忠厚、粗犷灵秀。
人们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相信这是人与自然相依为命的天理;但我更相信,历史百年、千年地走过,当在历史长何中形成的人文精神一旦作用于一片山河时,这片山河还会是原来的模样么?
回答应该是:定结圣果!
名不见经传、甚至在曾经的千年里连名字都没有的崇礼,经受了历史漫长的磨砺,今天竟成为世界瞩目、成为人类激情生命的天堂、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滑雪赛事的理想之地、成为“东方达沃斯”,应该是上苍的力量(自然之力)与人格的力量共同地孕育。
 
塞外张家口曾作为中国“反修前线”而长期不能对外开放,贫困使这里的财政年年吃国家数千万元的补贴。1995年,当中国领导人宣布张家口开放时,她已错过了中国改革开放最耀眼的15年。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我曾到达与张家口市近在咫尺的崇礼,作为《长城文艺》主编,我去崇礼寻找更便宜的印刷厂----一个印张仅仅一角四分钱,我们还想给人家压成一角二分。那时我看到,历史碾过了无数辙痕的崇礼,依然十分贫困。财政据拮,给人们发不出工资;满街低矮的房屋,一律砖坯泥抹,灰土灰脸;山坡上的窑洞,老人般苍衰,无声无息;街面的沙土路,风起尘扬,地呛天灰……
唯有小镇中心高高耸立的教堂、教堂神秘的钟声仿佛从天堂传来,顿时胁迫我一颗匆忙、愚钝的心安静下来,安静下来的心刹时便开始冥想:善良、纯朴的崇礼人在祈愿什么?
这是一片有信仰的土地。
18世纪伊始只有5位外国修女和十几户人家的西湾子,到今天12万人的崇礼,仍有十分之一的信徒在教堂的钟声里沉浸,在教堂的钟声里为这片土地祈祷福音……
 
张家口终于对世界开放了,崇礼终于对世界开放了!
姗姗来迟的福音使贫远寒凉的塞外惊奋不已。惊奋的崇礼迎来了第一个滑雪健儿----单兆鉴。单曾在1957年获得全国千米越野滑雪赛冠军,生命与冰雪有不解之缘的单,在崇礼开放的第二年即引来了第一个“塞外滑雪场”投资者郭敬。
十几年的艰辛走过……
2014年3月,当我们一行走进崇礼,当我们目睹激情生命从万龙滑雪场千米雪道飞翔而下;当我们乘坐云顶雪场豪华缆车暖椅,缓缓登临海拔两千米雪峰;当我们在雪峰看到已经举办了12届“国际滑雪节”的高山雪??;当我们远眺洁白蜿蜒的雪道如绫如锦般从山顶飘然而下;当我们走进雪山脚下13万平米的云顶国际酒店;当静静的夜晚我们漫步在欧式楼幢林立的“东方达沃斯”小镇(瑞士美丽的小镇达沃斯是世界滑雪圣地)……崇礼薛亮先生说:无论怎样,我们都要感谢第一个来到我们这里的人,他们是崇礼福音的第一使者。单兆鉴、郭敬,勃勃生机的万龙,马来巨富林梧桐之子,长城岭,多乐美地……
所有的走来者都是千年蜗居在大马群山里崇礼人的福音。而上苍赐予大马群山长达150天的存雪期、冬季气温不低于零下12度,还有雪粒、雪质,还有山势、坡度,还有茂密的白桦林……这一切,都是所有走进群山、走进崇礼的激情生命的福音。
谁说“天人合一”不是“万物相长”最澄澈的福音?
从1996年的一条雪道、一个雪场算起,到今日四个雪场、一个产业,“崇礼滑雪”已走过了17个年头。随着崇礼滑雪产业的迅猛发展,冰雪经济在阴山山脉深处迅速崛起。“雪都崇礼”这一知名品牌已经成为世界认识崇礼的名片。
国际奧委会已经看到了这张名片,并已信任名片背后这片神奇的山地,山地里非同寻常的、晶莹美丽的雪花。如果一切顺利,与北京近在咫尺的崇礼,不久将有一条城际列车将两地连起,40分钟就能从北京抵达崇礼。那时的崇礼,将是一个二千万人口的国际都市的休闲乐园;如果一切顺利,8年后,世界冬奥健儿将莅临崇礼,那时的崇礼,将成为人类创造生命奇迹的美丽天堂。
曾经寂默千年的崇礼,曾经拉勒勒车、住土房窑洞的崇礼,是什么福佑你走向了今天如此的辉煌?
白银海,这位会唱祖先辽阔长调的鲜卑人后裔,如今作着崇礼县长。作为“雪都”掌门人,在深深地沉吟“崇礼文化的灵魂究竟是什么”之后,他告诉我们----
未来10年,崇礼还将建成8个风情滑雪小镇,10个独立的滑雪场,雪道总长度超过500公里,星级以上酒店发展到20家,容纳千人以上会议会展中心5家,年接待游客突破400万人次,旅游业年收入突破50亿元,安置旅游就业人员4万人,使崇礼成为以滑雪为主,集避暑、度假、观光、娱乐为一体的生态旅游产业格局。崇礼将敞开胸怀,迎接世界所有激情快乐的生命……
 
    夜深了,漫步乍暖还寒的“达沃斯”小镇,抬头仰望崇礼洁净的星空,远眺崇礼茫茫苍苍的群山,我深深地感恩,感恩上苍在这千年寂默的山谷,缔造了一个美丽的“崇礼神话”……
                                                      
 
 
 

推荐文章

服务热线

? 行政审批服务:0313-4612578

? 文广新局热线:0313-4612376

? 计生局热线:0313-4612790

? 科技局热线:0313-4617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