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崇礼
崇礼概况
历史沿革
行政区划
地理环境
自然资源
经济发展
地方特产
崇礼文化
文化传承
历史名人
故事传说
新旧崇礼
视觉崇礼
图说崇礼
视频崇礼
精彩生活
文学
艺术
世界看崇礼
媒体报道
专家解读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水果老虎机游戏 > 美丽崇礼 > 崇礼文化 > 故事传说

清水河往事

时间:2016-11-18 11:34:02 作者:杨成 浏览次数:0

      有山才有水。大山是河水的父亲,森林是河水的母亲。大山与森林相连相恋,孕育着江河、湖泊。没有青海的巴颜喀拉山,就没有中国的长江、黄河。没有崇礼的桦皮岭,就没有张家口的清水河。
 
      今天讲述的是清水河发源地大山与森林的故事。
 
桦皮岭下骆驼群居
 
   “天下十三省,冷不过桦皮岭”这句古俗语,在崇礼流传了几百年。
 
      桦皮岭,是坝上坝下过渡地带最高山峰。每到冬季,一马平川的草原风雪,像一匹匹脱缰的野马,呼啸着冲向桦皮岭。桦皮岭山高坡阔,是一面天然的屏障,阻挡着风雪前进的脚步,风雪自然就聚积在桦皮岭的坡梁沟壑之中。桦皮岭半山腰有一条通往库伦的茶马古道。一遇到风雪,行走在张库大道的骆驼队就滞留在桦皮岭脚下的十一号村。

     开始,几个零星驼队入驻十一号村,村中一些大户人家开门迎接驼队入住。后来,随着张库大道一天天兴旺,滞留的驼队越来越多,大户人家容纳不下。村民们帮助驼队把村东头百亩大的一块空闲地围起来,建起了骆驼驯养基地。那些年,每年基地聚集四五百头骆驼。桦皮岭水草丰盛,是骆驼的天然草场。为了让骆驼在“基地”安然过冬,每年立秋时节,十一号全村男女老少齐出动,上坡打草。青壮年扛着大镰刀到坡面广阔的山坡上,打“大镰草”。老人妇女手提小镰刀,到沟渠、田埂上打“小镰草”。大镰草是两人一对,左右开弓,将面前两米远的青草归拢成一条草??;小镰草是把割倒的草捆起来,码成一堆堆小草垛,类似“稻草人”。秋末,村民们将坡上的干青草拉回村里垛起来。冬天,这些干草成为骆驼最喜欢的饲料。养在基地的大批骆驼,吃着清脆的干草,休闲地嬉闹走动,任凭山野白毛风雪如何肆虐,它们饱食终日,安然过冬。真可谓:“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春天来了,经过一冬天的休养生息,骆驼们个个精神饱满,驮着内地运往库伦的货物,大踏步走在“跑草地”的商道上。

 
      桦皮岭脚下的十一号村,既是骆驼驯养基地,又是张库大道歇脚住宿的驿站。被人们称为“骆驼村。”在桦皮岭一代远近闻名,家喻户晓。不少家长管教孩子时,这样说:“臭小子,你要再哭再闹,立马送你到十一号喂骆驼去!”

红花梁下打豹英雄
 
      红花梁是崇礼第二高峰。这里山峦起伏,森林茂密。每到冬季,一片林海雪源壮丽图景。著名的万龙滑雪场就建在红花梁上。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红花梁因山高林密,山间泉水喷涌,溪水旺盛,成为野兽野禽繁衍生息的乐园。残暴型的野兽有:土豹子、豺狼、野猪等;偷袭型的野兽有:黄狐狸、黄鼠狼、臭狗子、野獾子等;凶猛型的有:老鹰、恶蜡雕、抓雀鹞等。每到冬季,万亩森林一片白茫茫,野兽野禽纷纷下山觅食,有的叼羊吃牛,有的偷鸡摸猪,有的还袭击独自进山的村民。
 
     1957年入冬的一天夜里,红花梁脚下的四道沟村羊圈被野兽袭击。一夜之间,生产队羊圈中一百多只羊死于非命。野兽作案的手法相当残忍,每个羊都是被咬断了脖颈,吸干了全身的血液而致死。村民们目睹惨景后,一致认为,撂倒羊群的野兽不是野狼所为,而是比野狼还凶残的土豹子作案。时任四道沟村生产大队的大队长陈文明,是一位高大强壮的汉子,他瞅了几眼倒在血泊中的死羊,一股热血冲向脑门,他大声喊道“哪位民兵有胆量,敢跟我上山找土豹子算账”?“我们都敢去!”在场的民兵都举起了拳头。
 
     第二天,陈文明带领四位基干民兵,扛着自制的土枪上了红花梁。他们踏着积雪,循着土豹子踩过的的爪印,一路寻找。红花梁山场广大,他们从大北沟走到大南沟,又从大南沟走到马场沟,也没见土豹子的踪影。太阳快落山时,他们走到老虎台坡上,陈文明让四名基干民兵顺沟回家,他自己顺梁头往回走。不料,他们刚分手,他就遇见了土豹子。一只凶猛的土豹子突然从林中窜出,两只前爪搭在陈文明的双肩,张开了血喷大口。说时迟,那时快,陈文明急中生智,猛一转身,面对着张牙舞爪的土豹子,猛地将紧握拳头的右手伸进土豹子大嘴中,左手紧紧掐住土豹子的脖颈。土豹子不示弱,使劲紧按陈文明双肩。这时,陈文明眼冒怒火,使出浑身解数,将土豹子摔倒在地。土豹子倒地后,用力挣扎着,翻滚着身体。此时的陈文明两眼圆睁,力大无比,死死压在土豹子身上。土豹子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小了。这时,陈文明想起了随行同伴,他大喊了一声“豹子”!听到喊声,四位民兵急忙赶过来。只见陈文明身底下压了一只土豹子,土豹子还在不断地挣扎。一位民兵跑上前去,将土枪对准土豹子的脑袋,连打两枪,将土豹子击毙。
 
     陈文明赤手生擒土豹子为民除害的英雄行为。村民们知道后欢欣鼓舞,奔走相告。不久,张家口日报在显著版面上刊登了陈文明的英雄事迹,还看刊发了陈文明与土豹皮合影照片。当年,陈文明当选为四道沟党支部书记。支部书记一当就是三十多年,多次被评为省、市先进党支部书记,省、市劳动模范。
 
“草原屋脊”上绿化民兵营
 
      崇礼与张北交县处,正是内蒙古草原的最南端。因地壳变化的缘故,浩瀚而平坦的大草原,走到南端尽头时,突然有了“脾气”,居然隆起了一座高高的山脉。这座山脉连绵而起伏,全长一百多公里。犹如青藏高原南端的“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一样,雄伟壮观。故有人亲切地称之为“草原屋脊。”
 
   “草原屋脊”地处草原与山区的过渡地带,既是草原与山地的分水岭,又是远古时期,游牧文明与农耕文明的分界线。站在草原屋脊登高远望,北面是一望无际的茫茫草原,南面是群峰叠嶂的崇山峻岭。如今,一条“草原天路”沿着草原屋脊一路走过,成为张家口最聚人气的旅游线路。
 
      当众多游客欣赏“草原天路”那一片片绿色海洋时,谁也不会想到,历史上这里曾是光山秃岭,一片荒凉。是几十年前,崇礼县坝头绿化民兵营,打响了绿化草原屋脊的“第一枪”,让百里荒山变成了绿洲。
 
      一九六八年春季,出于防御外来侵略的考虑,根据张家口地委指示,崇礼县抽调了沿坝头村庄300多名基干民兵,组建起坝头绿化民兵营。民兵营的营长由县林业部门的领导担任,连队领导由社队干部担任。民兵营下设三个连,沿“草原屋脊”一字排开。

      一连驻扎最西端的朝胡坝,三连驻扎在最东端的桦皮岭,二连驻扎在中间山脉的八号村。入夏,民兵营开工上山。他们夜间食宿在附近村庄,白天带上干粮上山。民兵们以绿化工地为战场,头顶烈日,面朝荒山背朝天,挖坑植树,挥汗如雨。饿了,吃口冷干粮;渴了,喝口山泉水。从1968年到1972年,整整奋战了五个夏秋,栽植油松、落叶松一万多亩。在百里连绵起伏的荒山野岭中,营造了一条绸缎般的绿色林带。

 
      绿化民兵营为崇礼的荒山绿化立起了标杆,树起了榜样。崇礼人民一代又一代接力赛,年复一年绿化荒山。草原屋脊周围的森林面积与日俱增,由零星片块到集中连片,由集中连片变成了浩瀚的林海。
 
      四十年光阴荏苒,当时栽下的随风摇拽的松树幼苗,如今变成了参天大树。它们手握手、肩并肩,形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绿色长城。树干粗壮彪悍,挺直腰杆抗击草原刮来的沙尘暴,聚狂舞的沙尘为沉积的沃土;树叶遮天蔽日,可藏龙卧虎,隐蔽千军万马,神出鬼没地痛击胆敢来犯的侵略者。树根盘根错节,聚雨蓄水,让荒山不再水土流失,溪流不再干枯,永远奔涌欢唱,流向远方。
 
为有源头话水来
 
   “问渠哪的清如许,为有源头话水来。”以上故事,仅是摘取了桦皮岭雪山与森林传奇的几个片段。而让人们敬仰的莫过于洁白无垠的雪山和浩瀚如海的森林。
 
      以桦皮岭为首的众多山峰,犹如云南玉龙雪山一样。冬天,冰封雪飘,银装装裹,聚集着坝上草原刮来的风雪,为山峰野岭,盖上一层厚厚的雪被。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固体水库。冰雪消融时,掉下一滴滴水珠,聚成山间小溪。桦皮岭周围的浩瀚林海,绿浪翻浪,大批水蒸汽升向天空,制造着得天独厚的“小气候”。别处不下雨,这里偏降雨;别处下小雨,这里下中雨;别处下中雨,这里下大雨。无论是瓢泼大雨还是毛毛细雨,都会进入森林这个吸纳雨水的浩大储水池中。雨过天晴后,山沟中无数个泉眼,日夜不停的喷涌,为清水河输送着清澈见底的溪流。正如唐代诗人讲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推荐文章

服务热线

? 行政审批服务:0313-4612578

? 文广新局热线:0313-4612376

? 计生局热线:0313-4612790

? 科技局热线:0313-4617598